创意城市·青岛文化创意产业网 - 主管单位:青岛市文化创意产业协会
  • 关注微信公众号
  • 关注新浪微博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名家 > 名家访谈 >

蒋采苹导师访谈辑要

来源:美术报   时间:2013-05-21

中国画的道与技

    我的教学原则是创作带动技法,这里面就包含了传统中道和技的关系。创作理念的东西就是道,技法材料也得学,这就是技。画画不是一个纯技术上的问题,一般年轻画家容易误解,总觉得技术很重要,其实更重要是创作思维、指导思想,就是道的方面。这个道与技是我们古人提出来的,我们几千年都坚持这么一个艺术道路。我们中国画立于世界上几千年不败,能够在世界画坛立足,那就是因为我们中国画不一样。

时代精神是立意之本

    我们中国画更注重精神、更注重立意,立意立在什么上面呢?首先必须具有时代精神。我们这个时代可以比拟汉唐,是一个盛世。我们的创作,也要体现这样的时代精神。一切文化艺术只有国家强盛才能发展,它属于上层建筑嘛。像唐代出现了那么多博大雄奇的作品,出现了阎立本、吴道子、王维等一大批杰出画家,诗人李白、杜甫在世界上都有影响。现在大多数国家都有唐人街,他不说汉人街,就是尊重咱们唐朝。像元代把知识分子看得很低,所以画家的画都是出世的,都是对异族统治的不满情绪和遁世的态度,它其实也有时代性,表现的是文人真实的心理。清代从康熙开始注重汉代的文化,康熙乾隆都是这样的。我们的国家现在在国际上很有威望,文化就得相应同步、跟得上,如果咱们现在还是画四大家、画颓废的,甚至画腐朽的东西,那有什么意思呢。

哲学和美学很重要

    好多学生一来就想着怎么能够在重要展览上获奖,你的作品不符合时代精神,评委不会给你投票的。另外还有民族性和个性,尤其是我们画中国画,必须反映我们中华民族多元化、大统一的文化,体现多元文化精神,还得立足于我们几千年文化的积淀上。我是比较喜欢读书的,这些年我主要读文史哲,也比较爱读中国美学,像学贯中西的近现代学者王国维、朱光潜、梁启超等大师的著作。梁启超过去介绍的少,只知道是国学大师,但是前年出版了一本美学专辑,看了以后挺有观点,他原来也是清华北大的教授(清华的四大导师之一), 清代的官员科举出身,后来流亡到欧洲14年,所以他能够做到学贯中西。另外就是宗白华,他有一段话的大意就是:历史每往前走一步的时候,你得向后看,向后看你才能往前走。我看这个意思跟西方文艺复兴的意思也差不多,就是说你不能割断历史,你往前走的时候不要忘了还有几千年的艺术历史,你对它很有了解的时候沿着传统的路往前走,这才是正途。另外我对美籍华人学者余英时先生也很佩服,他有一本书讲到人人都离不开传统,传统有好与坏,如果你不在好的传统里边,不研究好的传统,那实际上你就是在传统的负面。

东西方的空间与形式

    宗白华先生的《美学散步》有一章专门讲中国画的空间问题。现在大家画画都特别满,西方的画是靠透视来解决空间问题,它可以画得很满,他可以借助建筑地平线等其他物品,给你造成一个空间,很满,但也有空间。但是我们中国画呢,空间不是靠最后这么一个焦点,它靠的是空白、空黑。水墨画讲计白当黑,空间也是一个形,跟你用墨色画出来的造型是同等位置的。两种黑白的关系,要相互映照,才能形成一种计白当黑的一种美,另外宗白华先生也讲传统的六法,朱光潜先生写的《中国美术史》里面就更清楚了,传统东西好的很多。对于我们当前来讲,这30多年西方东西来得太多了,有很多东西是可以借鉴的,如绘画里面的点、线、面、黑、白、灰。我们不是没有这个规律,比如为什么大家都爱画荷花?荷花有君子的品格,出淤泥而不染。但是从绘画美感来讲的话,他就是一个点线面的组合,我们传统叫布局。你心里要想这画是有规律的,有道,还得有气、有技,你还得解决气的问题,我们传统里有这种好的东西要继承,西方有好的科学规律也是能够为我们所取的。

从“君子不器”到传统六法

    我还要讲一点咱们传统理念里面不太好的。我看了一本美国汉学家列文森写的《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这本书里对“君子不器”专门写了一章节。“君子不器”对于我们科学发展影响很大。咱们科举考试培养的都是领导人,他指培养的是你这个人必须有道德你就能当好官,注重的是精神方面,但是没专业。再看一下咱们现在的县长、村干部,都很年轻,但是都有专业,你要管理一个县,农业、科技、经济都得懂,过去科举只注重精神,这就不够了。所以在外国的汉学家眼睛里面,他就发现了“君子不器”的问题。再说到艺术领域,我们传统绘画的“六法”,也没有很好地发扬起来,没有将“六法”安排到专业院校的学习里。为什么他们愿意来我这里呢?我在这里开设了几门院校里没有的课程。我不但培养学生,更培养老师。我让唐秀玲老师来讲中国构图学,请郭金英老师来讲中国画色彩构成学。这些知识比较新,在一些本科的学院和其他学院是学不到的。这些画家本身自己画得都很好,他们自己融合得很好,每门课都能让同学很快地接受进去。我们这个班办了12届,获全国各种金奖的21位,就是因为他们原本基础就不错,然后再给他们一些理念上的、技术上的指导,恢复传统材料,进步很快。现在大家都用低档次的化学原料色彩,这个是不行的,过几年画都变色了,传统的石清、石绿、朱砂多美呀,我们为什么不传承下去呢?所以说这个“六法”就是好传统,还应该回归过来。我前年写了一篇文章叫《传统六法的美学再认识》,从美学的角度来认识六法,这里面它还不是光有科学因素,它还有美学的因素。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国画里面传统的好的东西,还没有整理出来,还没有认真照着去做。作为一个学院的教授,我们对学生负责地教导一些科学规律的东西,他们可以进步得比较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