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城市·青岛文化创意产业网 - 主管单位:《文化产业导刊 》青岛编辑部
  • 关注微信公众号
  • 关注新浪微博

刘延茂:青岛乐队老炮儿

来源:青岛晚报   时间:2020-09-01



打小儿就开始学习器乐的刘延茂。

1988年,刘延茂(左二)在流行舞台演奏电贝司。
 
  民乐里带弦的乐器都能上手,柳琴独奏在全国拿过奖;西洋乐里正式学过钢琴,还能在乐队演奏低音提琴;流行乐里主弹电贝司,也能给鼓手救个场……
 
  刘延茂的乐队经历几乎是不可复制的: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他作为乐手参与过民乐、交响、流行乐队的演出,更曾担任过青岛民族乐团的指挥、作曲、编曲、配器。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乐夏”。刘延茂的“乐队的夏天”,却是时代的“乐夏”,有岁月变化的历史,有音乐潮流的起伏,他参与并见证了青岛50多年乐队的发展更迭。如今的他,潜心研究民族乐团的发展,“最爱还是民乐,最能代表中国。 ”
 
  音乐启蒙,有戏曲浸染亦有钢琴熏陶
 
  音乐启蒙是如何发生的?对于小时候的刘延茂来说,是懵懵懂懂被熏陶了,是各种巧合的“沾光”带着他走进了音乐世界。
 
  “我哥哥大我10岁,我小时候他在天成戏院工作,作为家属,我天天蹭戏看。”六七岁的刘延茂,跟着哥哥看各种吕剧柳腔茂腔演出,偶尔也看曲艺歌舞表演。 “可以说从小听着各种音乐的声音,当时更喜欢戏曲,也喜欢曲艺里的大鼓书琴书。”有一段时间,青岛茂腔剧团在戏院驻场演出,刘延茂就跟着乐团的琴师学上了乐器,“我开始学的是秦琴”,这把琴是文化馆里的老先生送给哥哥的,“哥哥转赠给了我。 ”
 
  成为阳信路小学的学生后,刘延茂又打开了西洋乐的大门,“我的同学是青岛著名的钢琴老师王重生的儿子,我们经常放学后去他家里玩,就听着他们家钢琴的声音学习、玩耍。”刘延茂感觉钢琴的声音也美极了。后来哥哥从戏院调到红旗电影院工作,刘延茂又跟着天天看电影,“喜欢上有立体效果的电影音乐”,从电影配乐里辨别寻找乐器的声音,是少儿时代刘延茂的一大爱好,也练出了他音乐的耳朵,为今后配器、编曲、指挥积累了童子功。
 
  六年级的刘延茂就在学校乐队里登台了,能演奏三弦、二胡。后来青岛多个学校一起组成了 “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刘延茂作为青岛第八中学的学生加入,学习了手风琴、琵琶、低音提琴。1968年,青岛茂柳剧团排演 《安源风雷》,刘延茂参加乐队排练,弹三弦。在这次排练中,刘延茂第一次感受了专业民乐团的氛围,“与宣传队完全不同,每种声音的产生都是有要求的。 ”在此期间,刘延茂还跟着乐团指挥学配器、指挥,“只要感兴趣的我都学。 ”1969年,刘延茂已经开始帮助北海船厂的演出队排练《智取威虎山》片段了。
 
  上世纪70年代,就业成为工人的刘延茂开始活跃在岛城的职工文化舞台,参加青岛市总工会的全市巡演,进工厂、下农村,“主要在乐队拉大提琴,也弹奏柳琴独奏。”文革之后,恢复了青岛市职工艺术团,刘延茂担任乐团指挥,并在1983年进入青岛教育学院学习音乐学,“算是正式开始科班学习,跟着老师学指挥、作曲、配器,也学钢琴演奏。”就这样一边学习一边演出,刘延茂在实践中继续实践音乐理想。
 
  最火的青岛流行乐队,四年巡演1500多场
 
  “我们的轻音乐乐团,曾经在四年巡演1500多场,这样的纪录,现在的流行乐队也很难做到吧! ”刘延茂回忆起乐团最火爆的时光,还是满满的自豪。赶上了流行音乐的大潮,刘延茂演奏出一段灿烂的岁月。上世纪80年代,刘延茂在青年联合会的青年音乐舞蹈协会出任会长,带着青岛的吉他青年去杭州参加全国比赛,这一盛会给了他启发,回青岛就策划了吉他弹唱比赛,后来闻名全国的青岛歌手江涛、唐坚、牟青都参加过比赛。文化体制改革开始,作为吕剧团乐队成员,刘延茂挑头做电声乐队,观摩了广州太平洋轻音乐团之后,按照他们的格式成立了青岛实验轻音乐团。穿着太空服,戴着大墨镜,跳着霹雳舞,“在青岛影剧院演出一个月,天天爆满。 ”团长刘延茂还担任乐队电贝司手,这支由四个管乐、四个电声一个鼓组成的大编制乐队让青岛流行乐舞台火热了起来。接下来就是全国巡演的展开,“在北京演出了一个多月,还上过央视新闻联播。 ”四年演出过23个省市,“这段时间,我们还和崔健、蒋大为、游本昌、刘晓庆等明星合作过。 ”1500多场的演出纪录是个“疯狂”的纪录。
 
  不惑之后,回归民乐
 
  “流行乐是昙花一现,和民族管弦乐这种艺术不一样。民乐艺术有非常深的底蕴,是民族文化的底蕴。”巡演归来,刘延茂已近不惑之年。流行乐队走穴的风潮渐渐消散,闲居一段时间的刘延茂,找回了民乐带给他最初的心动。 “我开始研究民族管弦乐的总谱,研究民族器乐的配置。”刘延茂直言当时青岛的民族管弦乐发展经历了断层,“我们需要赶上去。 ”
 
  1998年,青岛民族乐团成立,刘延茂担任乐团指挥。在乐团成立公演舞台上,乐团演奏的很多曲目都是刘延茂编曲、配器的。 “当年的公演轰动青岛,民族乐团一炮打响。 ”
 
  依然是边演出边学习。刘延茂2003年进京参加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举办的专业学习班,跟随著名指挥朴东升等名家进修,研究民族管弦乐,改编了不少曲子。其中,把交响乐《激情赛马》移植成民族管弦乐曲目,被中央广播乐团等多家乐团选用为演奏曲目。
 
  退休后的刘延茂依然沉浸在民乐中,他在青岛大学音乐学院讲过民乐,也一直在研究民族管弦乐的发展。“管弦乐团的概念其实来自西洋乐,民族器乐发展乐团更难一些,我觉得这方面还可以探讨很多。 ”
 
  观海新闻/青岛晚报 记者 贾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