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城市·青岛文化创意产业网 - 主管单位:青岛市文化创意产业协会
  • 关注微信公众号
  • 关注新浪微博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自媒体联盟 >

人选(小说)

作者:初成东   来源:青岛故事   时间:2018-10-11
  炎热夏天的中午时分,树叶一动不动,蝉声鸣个不停,教师社区的小道上更显燥热和宁静。会议服务公司外联部部长宋笑妍在这里已经等了一个时辰,从她那平静的脸上倒也看不出什么,但细细观察她踱来踱去的脚步和四处瞭望的每一个眼神,分明表示她此时此刻比热锅上的蚂蚁还要着急。
 
  她是带着一个不被人知的特殊任务来这里的,她要找一个人,准确点儿说,她要物色一个人,一个看上去既有文化又有气质的70岁之内的老妇人。凭经验她深信不疑,如此合适的区域怎么会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呢?
 
  说到选人还得从公司的一次会议说起。
 
  两周前公司开过一个会,总经理王麟坐在会议室长条桌的正中位置,脸上流露出一种与往常异样的表情。由于近期公司业务不景气,员工的工资发放加上不菲的房屋租金直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过去一阵子王总的脸一直是阴着的,就像梅雨季节天天阴着看不到太阳。
 
  今天好像阴转少云有点儿放晴了,从中层领导那与往常开会时拘谨和恐慌的神情来看,今天大家轻松了许多,公司的员工都知道,王总平日话语不多,但是他的那张脸还是极具感染力的。
 
  秘书凑近王总耳边:“人到齐了。”王总不慌不忙端起杯子呷了口茶,清了清嗓子,嘴角显露出一丝喜气。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昨天我们公司接了一个单,9月28号,离现在整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光明制药集团要在图腾大酒店召开一个由全市医务专家和医药代表参加的糖尿病新药发布会。”对于好久没有接任务的中层领导来说,好像苦熬过梅雨季节的人盼来了好天气。
 
  “我们公司已经和光明制药集团签订了合同,我们要完成两项任务:一是负责会场内外的布置,做好场外的发布会的舞台设计和场外的气氛渲染,二是要代表主办方联系本市医疗口各大医院的糖尿病专家和医药代表参加会议,时间紧迫,各部门要抓紧落实,不能耽搁。”
 
  王总习惯地看了看手表,好像发布会马上就要紧急召开似的,他顺手将参加发布会的专家、医药代表名单递给宋笑妍,用食指点着那几张纸特别嘱咐了一句:“参会人员名单是人家主办方提出来的,咱们要逐个落实,做到万无一失,要确保各位专家100%全部到会,如果咱们食言,人家主办方按合同规定有权按缺席人头扣罚咱们的总服务费,你们外联部要掂量出这项工作的分量。”
 
  会开得很短,王总的发言意思明了、干脆利落,大家也听得句句清晰字字真切,大家还没完全分享够王总的好心情,好似毛毛雨还没有完全将干涸的土地滋润透彻,雨骤然停了,工作会议宣布结束。
 
  回到外联部办公室,宋笑妍立马把部里的人员集中起来,按照王总的部署,她将需要联络的到会专家名单做了分组,一一落实到外联人员的人头上,看来工作人员的精气神都挺足,对公司的外联人员来说,干的就是“营销”的活,个个都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思路敏捷、经营活络的本事,再加上有宋笑妍这样的干将带领,完成任务是手拿把攥不成问题的。再说,外联部也不是头一回接这样的任务,哪一回掉过链子了?
 
  两周后,各路人马集中汇报:“专家和医药代表全部落实,100%全都到会。”可是刚进公司的见习生小马联系的结果不尽人意,她是负责联系市糖尿病医院老专家路欣芳医生的,路医生是发布会特邀的知名糖尿病专家,在一些专著里她还提出了自己独到的糖尿病医学观点,很受国内外糖尿病领域专家的重视和认同。说来也巧,正是开会的这个时间路医生恰恰不在国内,而是在美国看望女儿,人既然不在国内就肯定出席不了发布会,这也是常理。
 
  宋笑妍琢磨着,这次发布会只不过是安排路医生和其他专家到会壮壮门面,提高一下发布会的档次,充其量也就是当个“特殊听众”,以专家的身份了解一下糖尿病新药的试制过程、药品功效、批文情况等方面的信息。再者说了,会上没有安排路医生发言,她也不在会上抛头露面,所以,只要人按时到会不缺席就该万事大吉。
 
  对宋笑妍这位“老营销”来说,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找一个合适的人选替代路医生,到时神不知鬼不觉地有个“路欣芳医生”到场就OK了。想着这些,宋笑妍心中窃喜,嘴上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专家特殊情况不能参加会议可以理解。”就把这事悄悄抹过去了,但她心里明白,“路医生”本人是必须要参加发布会的,否则人不到位,主办方按缺席人头扣公司的总服务费,这责任谁担得起?
 
  宋笑妍决定不动声色,一切将按自己精心设计的方案全部由自己把控、自己实施,亲自出马寻找合适的替代人选,秘密计划既已成型,实施工作立马悄悄运作起来,这不,宋笑妍按方案设计的第一步出现在了教师社区。
 
  找人的工作对宋笑妍来说真是小菜一碟,有好几回主办方要求会议服务公司召集人,有要求找退休职工的,有要求找老干部的,有要求找爱美的年轻大姑娘的,她和部下都能按主办方的入会人员要求把人员召集齐全,有时候会上还提供免费的午餐,只见参会人员大包小包提着,一个个吃得肚皮滚瓜溜圆,主办方、公司、参会者三方都皆大欢喜,她甚至感觉公司挣钱的门道真是再简单不过了,有一阵子她甚至萌发出一种想法,待时机成熟时,干脆跳槽自己去可以成立一个会议服务公司,那时候自己岂不是个挣大钱的老板了?
 
  中午正是教师们午休的时间,尽管这中间有三三两两的人从小道上走过,但都不符合她心目中要求的“人选”标准,他们中不是大老爷们儿,就是年轻人。虽然也有几名路过的妇女,可打眼看去,从气质上就打了好几分的折扣,有的像刚来城市的农村大娘,有的像刚刚下班的清洁工人,反正这些人选横竖不入宋笑妍的眼。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小街道上的行人明显渐多起来,宋笑妍全神贯注仔细观察着过往的每一个人行人。猛然间,宋笑妍眼睛一亮,还真是看上了一个人,她直勾勾地盯住了不远处慢慢走来的一位富态老人。老人气质极好:一头雪白的白发,耳朵上挂着一副金色的细边眼镜,虽然已上年纪,眼睛还是那样明亮,眼角的短小皱纹清晰可见,虽没有完全舒展开来,却是带出了一种文化人的气质。
 
  老人着一件浅红色上衣,穿一条带有熨烫得笔直线条的浅灰色裤子,脚上的平底皮鞋在阳光的辉映下不时地闪出亮光。她踱着既悠闲又稳重的步子,右手擎一把带有桃花图案的阳伞。宋笑妍越看越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打着灯笼也难找寻的绝好“老大夫”露面了!
 
  这老妇人名叫苗莹霞,68岁,一直在中学的仓库、总务、后勤部门工作,因为管物,一生严谨,从装束打扮上可以看出老人的处事态度。她被人们叫了一辈子“老师”,可一直到退休她也没登过一次讲台给学生们上过一堂课,尽管如此,退休这么多年,她最喜欢别人叫她的还是“老师”这个称呼。
 
  “老师您好!”宋笑妍迎面走向老人亲热地打着招呼。
 
  “你好!你好!”老人回应着,脸上泛起微微的笑容,眼睛打量着打招呼的人。
 
  “老师,我是会议服务公司的小宋,宋笑妍,看您的形象这么好,打扮得又这么端庄得体,我想邀请您做我们公司最近一次活动的尊贵嘉宾。”话一说完,宋笑妍双手递上自己的名片。
 
  老人接过名片,没有言语,仔仔细细地读着名片上的每一个字,嘴里不由自主发出声响:“宏昌会议服务公司外联部部长宋笑妍,呵呵,这么年轻就当部长了,闺女真有出息。”
 
  “老师,这么热的天,咱们坐到树荫下的长条凳上说话吧。”宋笑妍轻轻扶着老人坐定,脑子里却在盘算着怎样向老人发出“邀请”。
 
  “老师,我们最近要组织一个报告会,主要是请专家介绍糖尿病的防治知识和新药发布,我们想请几位社区的老年朋友过去听听。”
 
  老人有些纳闷,问道“咦?你是怎么知道我有糖尿病的?”
 
  “老师,现在咱们中国人生活好了,得糖尿病的人也多了,十个人里面就有三个人得糖尿病或者有得糖尿病的风险,您老有糖尿病,正好去听听专家们的分析和新药发布,说不定还会把您的糖尿病治好呢!”宋笑妍变着法儿说服老人,随后宋笑妍拿出一本印刷精美的发布会小册子,又拿出一张烫着金字的邀请函,恭恭敬敬地放在老人的手上。
 
  “老师,我们发布会特别邀请了几位有糖尿病的老人,今天遇到您是咱们的缘分,您就是我们邀请的一位嘉宾了!下回再邀请你们社区其他的老师参加……”
 
  突然受邀,老人有些措手不及,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会上我们不仅要向嘉宾发放礼品,会后我们还要安排丰盛的招待午宴呢!”宋笑妍继续说着。
 
  老人耳朵听着,眼睛却盯在手中的邀请函和发布会册子上,上面都印着“糖尿病新药发布会”的字样,便问道:“这不是糖尿病新药的发布会吗?是个卖药的会吧?”
 
  宋笑妍笑了笑,意思是说老人家,看您想到哪儿去了?她高声说:“老师,您误会了,会上只发布消息,不卖药,这个发布会是介绍糖尿病防治知识的公益活动!”
 
  一听到“公益”二字,老人心里有了些底,“公益”就不是商业活动,“公益”都是不收钱的。
 
  “老师,会上不但不卖药,还要免费向嘉宾赠送一大盒糖尿病新药,另外礼品、午宴也全都是免费的!这些都是主办单位赞助的。”
 
  老人心中的疑惑消除了许多,不过根据她的经验,心里还在揣摩天上掉馅饼,真会有这样的好事?
 
  宋笑妍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顾虑不除,老人就肯定去不了,人去不了,到头来坐蜡头的肯定是她。她把身子向老人这边靠了靠,以一种神秘的语气低声说:“老师,跟您说实话吧,这个会是制药集团花钱办的,集团从广告费里拿出一些钱开这个会,一是为了给制药集团打名声,二是着眼于更大的国内市场,也是为了将来糖尿病新药卖得更好。”
 
  宋笑妍又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会议的档次、政府的哪些官员参加、以及对参会嘉宾的要求,并反复强调这是个“公益活动”。听着宋笑妍的讲解,看着宋笑妍喜颜悦色的样子,特别是还有政府的官员参加这次活动,她心里踏实了。
 
  老人家是一贯相信政府的。就这样,苗莹霞从一开始的迷迷糊糊、不知所云,到似是而非、半信半疑,到最后完全认可这次活动,在如此短的时间完成了一个从感性到理性的飞跃过程,她确信:这真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保护老百姓健康的发布会。老人又问了一句:“我可以带着老伴儿一起参加吧?”
 
  宋笑妍赶紧打住:“恐怕不行,参会的人都是按人定位的,这次只能在你们社区邀请您一位代表糖尿病患者参加了,到时候我在会场外等您,一切都有我给您安排好,这回放心了吧?” 苗莹霞已经感受到这是一个郑重其事像模像样的发布会,便高兴地接受了邀请。
 
  会场外大红色的拱门被气撑得鼓鼓实实,就像一个信心十足的巨人站立在大地上,拱门上的几个仿宋大字“欢迎糖尿病专家莅临指导”把发布会重点参会对象放到了最高位置,舞台上的大屏幕连续滚动着入会专家的名字,当然老专家路欣芳医生的名字也在反复的滚动之中,但是市政府官员的名字不知被大屏幕滚动到哪里去了,一直没有出现。
 
  宋笑妍挽着苗莹霞的胳膊徐徐走到签到处的长条桌前,就像以往参加婚礼嘉宾签字一样,苗莹霞麻利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工作人员随手递过来一个大盒,那是一台光波电烤炉,是专门赠送给专家的高档礼品,工作人员又递过来一个“专家登记薄”,宋笑妍快速找到路欣芳的名字,在该名字之后签上了“路欣芳”三个字,签名完毕,宋笑妍引着苗莹霞走向特邀专家席。
 
  会场坐席是按照宴会的式样设计的,十张圆桌告诉人们参会的人数约在百人,其中会场前排中央的位置摆放的是16座的大圆桌,桌面上对着椅子的位置各摆着一个粉红色做底的桌牌,上面工工整整打印着每个特邀专家的姓名,圆桌中央摆放着一个硕大的低矮花篮,花篮里盛开着五颜六色的各种鲜花,烘托出对特邀嘉宾的敬重,也显示出发布会的档次。
 
  宋笑妍引着苗莹霞来到大圆桌旁,桌子上摆着“路欣芳”的桌牌,苗莹霞不解,我是不是坐错位置了?正要开口,宋笑妍随手把桌牌收起来放进提包,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解释给苗莹霞听:“路医生安排到别的位置了,怎么还在这里摆桌牌?”,话说得很轻松,收桌牌的动作也自然麻利,没有人去关注这微小的动作和揣摩个中的奥秘。
 
  苗莹霞在自己一生的学校后勤工作中,这次应该是受到的最高礼遇了,不仅因为自己是糖尿病患者的代表坐到了首席大圆桌,会上还赠送了这么贵重的礼品,一会儿发布会结束还有宴席款待,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油然而生,她的眼睛左顾右盼,见到的全是陌生人的面孔,有自己的老年气质压阵,苗莹霞的自信心瞬间占据了上风。
 
  会场里百十名专家、医药代表和医生陆续到齐,发布会很快就要开始,宋笑妍清楚,在发布会正式开始之前,主持人总是要先介绍到会的重要嘉宾,被点到名字的一般都要站起身向大家招手或点头示意,以表明自己与头衔和职务相称的身份。就在这个当口,宋笑妍贴近苗莹霞的耳边提醒了一句:“老师,发布会不知道要开多久,您还是先去趟卫生间,免得开起会来再上卫生间就太不方便了。”苗莹霞点头称是,忙起身朝着酒店的大厅走去,再向右一转走向了卫生间。
 
  台上主持人开始介绍特邀嘉宾,在大圆桌就座的专家被一一点到了名字,当然名字前面少不了是必须特别强调的职务或者头衔,当主持人点到“路欣芳”名字时,座位是空着的,更没有人站立示意,宋笑妍站在台下,向着主持人,也像是对着全场说:“到卫生间去了”。主持人点一下头,接着介绍其他特邀专家。
 
  发布会开始了,首先是光明制药集团董事长的简短致辞,接着是制药集团技术总监介绍新药的研发过程,整个会议都是按照原定议程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苗莹霞从卫生间出来,经过酒店大厅朝自己的座位走去。场内为了让舞台上大屏幕达到最佳展示效果,灯光师将全场的灯光调整到较暗状态,苗莹霞在宋笑妍的搀扶下,深一步浅一脚地回到座位。
 
  大圆桌距离舞台最近,这个位置显得比场内其他位置光亮了许多,苗莹霞的对面是一位与路医生相识的老专家,看到这个“路医生”落座,他有些不解:莫非路医生这把年纪还整容了?怎么看不出她原来的模样了?他朝这名“路医生”点点头,苗莹霞对这点礼节还是懂一些的,她很有礼貌地点头回应,搞得那位老专家蒙了头,果真是她?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全场灯光亮了起来,发布会终于结束,集团董事长带领一班人集体上台,每人手中都拿着酒杯,很明显,发布会这是要进入宴会环节了。董事长即兴发表简短的祝酒词:“各位专家、各位医药代表,今天我们开了一个非常成功的新药发布会,感谢各位亲自到会捧场,集团希望大家能够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的工作,让我们举杯,为了人民的身体健康,干杯!”
 
  台上一号召,台下所有的人站立碰杯,会场内一片自然祥和的气氛。敬酒结束,医药集团的员工还专为宴会助兴,进行了健身操和柔力球表演,宴会在广东音乐《步步高》的欢快曲调中有序地进行。
 
  这时只见主持人走上舞台,按事先设计的环节讲了一段话:“各位嘉宾,为了进一步加强集团与各位保持长期的联系,集团准备为各位专家和医药代表建立联络档案,一会儿工作人员会把档案登记表发到您的手中,麻烦您认真填写表格中的所有内容,现场交给工作人员。”话毕,工作人员开始穿梭往来于圆桌间的空道发放表格。
 
  当宴会进行到热菜全部上齐的时候,主持人忽然宣布:“各位嘉宾,我们今天忽略了一个重要环节,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国内外知名的资深糖尿病专家路欣芳医生到台上讲几句话!”人们赶忙放下手中的碗勺筷子,场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坐在后面的几位市糖尿病医院的医生不自觉地齐刷刷站起身来,他们知道路医生已经到美国看女儿去了,怎么又会出现在发布会现场呢?
 
  大家朝着大圆桌的方向投来惊诧和好奇的目光,台上主持人和台下大圆桌的专家们瞬间也都把目光聚焦在苗莹霞的身上,特别是对面那位与路医生相识的老专家,他鼓掌的节拍比别人明显慢出许多,他要看看此“路医生”究竟是不是他相识多年的彼“路医生”。
 
  苗莹霞被这突如其来的目光和掌声完全蒙住了,这是怎么回事?我苗莹霞怎么变成“路医生”了?参加这个发布会我的身份就变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极短的时间里,她脑海中翻腾出太多的问号。当然她知道,这些都是没人能给出任何答案的问号,她焦躁地坐在原地向四周张望起来,希望那个宋笑妍就在身旁能帮她一把,周围没有宋笑妍的影子,她可是一直贴心陪伴着自己的呀,苗莹霞索性站起身来,将身体转向会场的入口处,看见了,那是宋笑妍,只见她的身影在门口闪动了一下就消失了。
 
  全场仍为“路医生”上台讲话鼓着掌,掌声这奇妙的声波回荡在会场的边边角角,人们的目光仍然聚焦在这位德高望重的“路医生”身上,更有些人为路医生迟迟不上台讲话的谦虚态度有节奏地喝彩“路医生!路医生!”,掌声一阵高过一阵。台下的苗莹霞心里越发空虚起来,这是她平生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所表现出的狼狈窘态,也是她平生第一次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摔到如此尴尬的境地,她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了大名鼎鼎的大家眼中的“路医生”了?
 
  她坐在椅子上,一直低头不语,努力使怦怦跳动的心脏平复一点儿。少许,她静了静神,慢慢站起身迈步向舞台走去,步履仍能看得出她的稳重,主持人赶忙跑下舞台把老人扶到讲台前,将麦克风调整到苗莹霞嘴巴的合适高度。
 
  “大家好!我叫苗莹霞,是一名退休教师”。
 
  台下一阵哗然,嘘声、掌声、议论声混杂在一起,凝成了一股与发布会极不协调、极不相称的声音,这声音足以把整个会场的空气聚集起来加以凝固。立刻,会场又变得出奇的安静,麦克风发出的声音字字入耳格外清晰:“我是被会议服务公司请来参加发布会的,我不知道那位是糖尿病专家路医生,我本人也不是什么专家,准确点儿说吧,我就是一名糖尿病病号,一个普普通通的退休老师。”
 
  台下依然鸦雀无声,苗莹霞稍一停顿接着说。“我刚才看了‘档案登记表’,我不是专家,我怎么填写毕业于哪个医学院?怎么填写从医经历?又怎么填写我的医学成就?这些和我毫不相干,我就是一个退休老师,所以我想说,我不该是你们特邀嘉宾,我也不会弄虚作假去填那张登记表。我想,我的意思应该说明白了,谢谢!”
 
  一讲完这段话,苗莹霞就像完成了一项特别使命,心情放松了许多,慢慢走下舞台,但是她没有回到自己的坐席,而是径直走向酒店大门匆匆离开了会场,和入场时不同的是,这回老人是一个人在走,没有人再去陪伴和搀扶。
 
  人们静静地目送苗莹霞一步步离开会场,就在这位老人背影离开会场的一刹间,场内出现了骚动,有人开始收拾提包准备离席,有人干脆把“档案登记表”揉成一团塞进裤兜,还有人把“登记表”顺手压到盘子底下,一个个有点儿像落荒而逃的败兵,各自准备着自己的逃路,现场狼藉一片。
 
  一张张“档案登记表”散落在地上和圆桌上,一张张白纸像一张张面如土色的脸,期待着人们的拯救。这些人还像是有了个共同的约定,几分钟之前,他们还是要品尝美味佳肴的客人,现在竟不约而同地起身离座,提着礼物你推我搡地涌向出口处要逃离会场,谁都怕成为落到最后的那位食客,好像落后者面临的是逮捕法办似的。
 
  好多人离开了会场,没离开会场的专家和医药代表们都坐在原处呆呆地发愣。
 
  场内渐渐恢复了平静,圆桌上摆满的美味佳肴等待着人们去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