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城市·青岛文化创意产业网 - 主管单位:《文化产业导刊 》青岛编辑部
  • 关注微信公众号
  • 关注新浪微博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青岛 > 岛城故事 >

他是黄晓明"背后的男人" 从"音乐浪子"到为青岛代言

来源:青岛新闻网   时间:2020-11-10

“今天放个假吧,带你吃个蛤蜊,不管干嘛不管走到哪,我都喜欢说家乡话......”这首由黄晓明、宋茜演唱的《家乡话》在湖南卫视的“双十一开幕盛典”上成为收视第一的爆款歌曲。歌词中不仅充分展现了青岛本土元素,在演唱方式上也采用了青岛话,不少网友直呼“听完后满脑子都是啤酒蛤蜊”。

能把“青岛话rap”写得如此传神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少细心的网友发现,这首歌的词曲创作者正是青岛说唱音乐的“元老级”人物沙洲。作为一位饶舌歌手,沙洲创作过许多青岛话热门歌曲,例如《逛栈桥》、《挖蛤蜊》等,不仅传唱度高,也陪伴了一代人成长,他首张自费出版的个人专辑,在青岛的销量甚至超过了周杰伦同期发行的《七里香》。

然而,沙洲的音乐之路可谓是“跌宕起伏”,为了追梦他选择辍学,成名后却饱受指责;他看五线谱很吃力,却在17岁靠音乐赚得第一桶金;他蓄势待发推出第二张专辑,却因歌词犀利惨遭“封杀”......如今,已是音乐制作人的沙洲鲜少在公众面前露脸,更多的时候他选择做幕后,歌曲的创作风格也从最初的“不着调”转变为弘扬青岛文化,创作出的歌曲版权费高达30万元。而升级为“奶爸”后的沙洲,对自己的音乐也有了更多感悟,因为歌曲被打上了“青岛烙印”,他认为自己更有责任推动青岛文化的发展,让更多人通过他的音乐看到青岛,爱上青岛。

他说自己看五线谱很费劲 写出的歌却能卖出30万元版权费

前段时间,黄晓明和宋茜演绎的歌曲《家乡话》让“青岛话rap”再次爆火,而这首歌的词曲创作人沙洲也再次走进公众视野。说起沙洲,大多数青岛人都对他很熟悉,《逛栈桥》、《挖蛤蜊》这些歌曲曾是青岛的“马路歌”,即便到现在很多人也能哼上几句。

说沙洲是青岛嘻哈音乐的开拓者一点都不为过,这位1987年出生的“青岛小哥”,打小就对说唱音乐情有独钟。在那个抒情歌曲当道的年代,沙洲偶然间听到了美国说唱歌手Puff Daddy的一首rap歌曲,这种崭新的曲风给了沙洲耳目一新的感觉,原来歌不仅可以“唱”,还可以“说”,用沙洲的话来说,觉得很洋气。

而这种说唱音乐,英文叫rap,指的是有节奏地说话的特殊唱歌形式,相当于“谈话”,其特点就是在机械的节奏背景下,快速地诉说一连串押韵的词句。这种音乐表现风格非常适合沙洲,“我唱歌跑调,也不懂什么乐理知识,但我却可以写出不错的rap歌词。”沙洲说起自己的音乐,就像他的rap歌词一样直白,“我看五线谱都很费劲,不能说看不懂吧,但有难度。”可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名优秀的音乐制作人,如今,他创作出来的歌曲,单是版权就能卖到30万元,而这首《家乡话》则是他为黄晓明量身打造,歌曲小样出来后,黄晓明非常喜欢。

17岁成名却饱受指责 自费出专辑让他赚到“第一桶金”

在成为音乐制作人之前,沙洲是一名rap唱作人,也就是自己写歌自己唱。彼时,沙洲的“音乐工作室”就是他的卧室,每天听大量欧美说唱音乐“磨耳朵”,沙洲渐渐也能写出几段rap歌词,写出来的歌被他录进磁带里,不知不觉,他写出了上百首歌曲,光是磁带就录了几十盘。

17岁那年,沙洲在网上发表了自己的音乐作品,一首名为《青岛老巴子》的“青岛话rap”歌曲因为过激的歌词让年少的沙洲迅速拥有了“人气”。但这些“人气”中多数是抨击他的人,对这个满嘴脏话、鄙视外来务工人员的少年,网友们毫不留情,他们口诛笔伐的同时也让这位少年引来了当地媒体的关注。虽然获得知名度的方式不太理想,但有了名气的沙洲也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出专辑。

“《青岛老巴子》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在骂我,连我家里人都觉得抬不起头来,所以我想出张专辑为我自己正正名。”沙洲说,他为了出专辑,回去向父亲借钱,在一番豪言壮语的保证下他得到了几千元的“赞助费”,“我跟我爸说这个一定能赚钱,但我其实心里也没底。”

2004年12月15日,沙洲自费出版的首张个人专辑《MC沙洲》在青岛上市,首批5000张唱片仅2天时间就销售一空,“音像店打电话来要求加量,就又追加了一万张,我记得我每次去音像店都揣回来满兜的钱,就这张专辑让我赚了几十万。”沙洲说,他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张专辑能这么火,在青岛的销量甚至超越了周杰伦同期发行的《七里香》,“这之后,不管是媒体还是网友,画风全变了,从骂我到夸我,这中间的转变还不到半年,那时候很小,但却感觉经历了很多。”

高中肄业的“优等生” 为了追梦“音乐天才”选择辍学

《青岛老巴子》这首歌虽然是沙洲的成名作,但现在的他却不太愿意提起,而同样不愿意提起的还有他辍学的经历。早年间,网友抨击沙洲的《青岛老巴子》时,多会给他打上“17岁辍学少年”的标签,这和“问题少年”有着异曲同工的意思。

但沙洲却从没后悔过自己的选择。“我辍学不是因为我学习不好,相反的我小时候学习很好,经常考‘双百’,我妈对我要求很高,要是考个98分我都不敢回家。”或许也是因为母亲对沙洲的管教太过严厉,让小小年纪的沙洲有了逆反心理,就像他后来做音乐一样,选择的也是当时不被大众接受的说唱音乐。

高中肄业,这让沙洲的父母无法接受,尤其是沙洲的母亲,甚至将沙洲赶出了家门。“那时候你说不上学了,家里接受不了,我父母知道以后‘疯了’,直接说不要我了,把我赶出去了。”但沙洲自己心里明白,他不是不学无术,他只是有了另一个人生目标。“我知道自己以后要走哪条路,而我想学的东西学校教不了我,不上学以后,我不仅没有不学习,反而我学的更多,编曲软件的应用,很厚的工具书我需要把它吃透,像MIDI(音频制作技术)、CAKEWALK(音乐制作软件)这些东西怎么用,当时没人能教我,都要靠我自己学。”

执着于音乐的劲头让沙洲不断钻研,他说音乐制作软件也在不断地更新换代,如果不紧跟潮流去学去接触,很快就会被淘汰,同时,他也感谢自己的好运气,第一张专辑的发行赶上了传统唱片业的最后一波红利,让他有机会能在父母和大众面前证明自己,“其实父母当时生气就是怕我将来没有一技之长,无法在这个社会生存,当我用事实告诉他们,我走的这条路能为我解决温饱之后,他们自然也就选择支持我了。”

“奶爸”深感责任重大 想通过自己的音乐让更多人爱上青岛

第一张专辑大获全胜,让沙洲意外“登高”,2006年他又制作出自己的第二张专辑《好戏上演》,在青岛掀起了第二轮“沙洲热”,但与主流音乐背道而驰的直白歌词很快就遭到了政府部门的明文“封杀”,沙洲意外“跌重”。如果说早期的词曲创作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那么经历过高低起伏的沙洲,如今在音乐创作上也有了崭新的方向。

都说养儿方知父母恩,有了女儿之后的沙洲,在音乐创作上也有了更多感悟。“我小时候玩的时间很少,现在我就多陪女儿出去玩,同样的,以前我的歌词很叛逆,不顾别人的感受,但现在我知道我的音乐里有青岛,我有责任通过我的音乐将青岛的城市文化、一些积极向上的态度传递出去。”

沙洲坦言,看似简单的“青岛话rap”,背后的创作过程相当复杂,“欧美说唱歌曲里面,很多歌词也是当地的俚语,我就想也用我们自己的方言做做看。”但尝试着写了几句,沙洲就发现了其中的艰难,“青岛话我认为是比较‘硬’的一种方言,它不像四川话那种,可能本身说话就跟唱歌似的,有音调,青岛话的音调基本都是向下的。所以根据这么多年的经验,我会规避一些不好的词儿、不好的唱法,想办法让青岛话也有点旋律。”

如今,已是音乐制作人的沙洲鲜少在公众面前露脸,更多的时候他选择做幕后,积极地创作推动青岛城市形象的歌曲,原创歌曲《In青岛》、《我的青岛》等都是让沙洲满意的作品。“前段时间《挖蛤蜊》还被很多艺人传唱过,但我觉得那些歌都是口水歌没什么意义,我现在更希望做一些跟青岛有关,有社会价值的音乐,能推动青岛文化的发展,让更多人能通过我的音乐看到青岛,爱上青岛。”(文/李倍 视频、图片/张力伟